服務熱線:0951-6150118
當前位置:首頁 >資訊中心 > 中心資訊 >
聚焦:兩會,哪些教育話題會成熱詞
發布日期:2017-01-06   閱讀:  次  來源:甯夏教育裝備協會

  核心提示:自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關于“十三五”規劃建議提出“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以來,教育等民生話題被賦予了新的内涵。

  “以新的發展理念為引領,全面提高教育質量,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在2016年全國教育工作會上說。

  即将召開的全國兩會,既承載着“十三五”開局的使命,又擔負着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倒計時”階段謀篇布局的壓力。在新的發展理念統領下,教育精準扶貧、普及高中階段教育、關愛農村留守兒童、全面放開二孩和推進教育供給側改革,這些詞彙都可能成為今年兩會的教育熱詞,抑或成為讀懂“十三五”中國教育改革的“密碼”。

  教育供給側改革如何改?

  随着教育領域綜合改革的不斷深化,我國教育服務體系日趨完善,但當前教育領域供給側産品,還不能滿足群衆日益增長的多樣化、個性化需求。這種矛盾具體表現在:由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和城鎮化迅猛發展所引發的高端教育需求正在嚴重外溢,對數以億計的進城務工人員及其子女的教育服務依然不足。

  與此同時,教育事業内部特殊教育、留守兒童、教師等不同領域、不同群體對教育服務的個性化需求,面對社會實際所能提供的教育供給難以得到滿足,呈現出明顯的有效供給不足矛盾。

  “十三五”時期的中國教育面臨的問題是:中國教育如何向社會提供滿足不同層次教育需求的優質教育?

  對于教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凸顯的類似問題如何破解,民進中央副主席、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委朱永新認為,根據現有的政策走向,未來幾年,我國教育領域的供給側改革的方向,或在于着力促進高中和大學教育多樣化發展,落實學校辦學自主權,探索多種辦學模式,力求将高端教育需求留在國内。同時,市場機制将可能在創新和擴大教育服務多樣化供給方面發揮更大作用,通過消除社會資本進入教育領域“玻璃門”的方式,調動社會力量參與和支持教育的積極性。

  教育精準扶貧如何補齊“短闆”?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沒有貧困地區的小康,沒有貧困人口的脫貧,就沒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教育精準扶貧由此受到格外關注。

  “扶貧先扶智。”事實上,中國幾十年扶貧的經驗告訴我們:教育發展的滞後、受教育程度偏低,是老少邊窮地區貧困的主要症結之一。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研究表明,不同層次受教育者提高勞動生産率的水平不同:本科300%、初高中108%、小學43%,人均受教育年限與人均GDP的相關系數為0.562。

  每年的兩會,不少經過深入調研形成的相關提案、議案都會成為代表委員們讨論的焦點。而教育被公認為精準扶貧工作中最能提高貧困家庭脫貧能力、阻斷貧困代際傳遞的政策工具。

  教育将如何精準扶貧?教育如何補齊自身“短闆”,讓民衆有更多的“獲得感”?全國人大代表、湖北省第十二屆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周洪宇認為,今年的全國兩會,北京或許特别希望能傾聽欠發達地區代表委員們的聲音,或許包括特殊教育、農村教育在内的問題将會不斷地“搶話筒”,成為人們關注的熱點。

  社會如何善盡留守兒童的關愛責任?

  2016年2月4日,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對于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責任認定和系統安排提出明确要求。文件一出,立即在各地兩會上引發熱議。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倒計時”階段,這樣一份國家層面的有關留守兒童關愛工作責權利的制度性安排,或将成為兩會熱議的話題。

  “‘留守兒童’這四個字比大山更沉重。”全國人大代表、湖北五峰縣副縣長張瓊說。做過十幾年教育局長的張瓊,每年兩會都十分關注留守兒童問題。“留守兒童”這四個字成了壓在她心頭多年的石頭。

  今年在列席地方兩會時,張瓊發現了一個新現象,代表委員們将這一問題與“精準扶貧”并列起來讨論。

  “山裡的百姓靠山吃山,種出的東西要是銷路暢通很多人就不願意出去打工了。”張瓊認為,問題就卡在這個道路上。她說:“雖然村村通公路修到了村,但是都是修到了行政村,一個行政村往往都是幾個自然村合并而來,村與村之間的交通仍不便利。”

  張瓊在調研中發現,除了托管在學校的留守兒童以外,有相當多的孩子被托管在社會上的機構裡,這無形中帶來了隐患。在今年的河南兩會上,河南省政協委員、河南安繡文化産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馮永麗也關注到了這個問題。她建議,改擴建一批寄宿制學校,動員留守兒童轉入學校寄宿。

  社會如何應對“全面二孩”時代挑戰?

  從2016年起中國實施“全面二孩”政策。圍繞“全面二孩”可能帶來的挑戰,社會各界展開了激烈讨論。

  其中,教育和醫療被認為首當其沖。甚至有專家預測,下一個人口高峰将在2017年前後到來,這意味着新一波入學高峰接踵而至。

  如何應對“全面二孩”政策可能帶來的教育問題,或将成為今年兩會關注的熱點。一個最突出的影響是,幼兒就學需求的大量增加與教育資源相對不足的矛盾會更加突出。

  浙江省人大代表、嘉興學院平湖校區教學督導辦主任徐衛衛在浙江省兩會上建議,應加強住宅小區配套幼兒園建設,切實解決“入園難”以及新建小區居民子女就近入學難等問題。

  因“全面二孩”政策引發的師資緊張問題,也被代表委員們提出。浙江省人大代表、桐鄉高級中學英語教師張炜說:“就教育系統來說,逐漸增多的二孩會入學,若師資力量無法及時得到補充和強化,同時再加上一些有二孩需求的教師職工的‘産假式’缺員,這将會影響正常的教學秩序和教育質量。”

  随着“全面二孩”政策實施,兒科醫生短缺也頗受今年地方兩會的關注。四川省政協委員、四川省人民醫院小兒外科主任劉文英認為,兒科目前呈現“高風險”“低回報”的現狀,建議國家恢複醫學院校兒科專業,探索建立針對兒科醫生培養的激勵機制,理順醫院兒科利益分配,破解兒科醫生短缺困境。

  普及高中階段教育從何處落子?

  十八屆五中全會公報提出,“普及高中階段教育,逐步分類推進中等職業教育免除學雜費,率先從建檔立卡的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實施普通高中免除學雜費,實現家庭經濟困難學生資助全覆蓋”。

  這是未來5年教育改革助推我國邁進人力資源強國的一項重要戰略部署,也是繼“普九”後我國在更高基礎上的又一個教育普及目标,體現國家對教育公平的高度重視。

  高中階段毛入學率達到90%,這是跨進“普及”門檻的标志。據全國教育事業發展統計數據表明,2014年我國高中階段毛入學率為86.5%,2015年可能達到87%。也就是說,未來5年,高中階段毛入學率大約需要再提高3個百分點。

  其實,這不隻是冷冰冰的3個百分點。全國人大代表周洪宇認為,抓公平和質量,或将是未來5年我國普及高中階段教育的改革焦點和落腳點,而如何實現普及高中階段教育,或将是今年兩會讨論的重要議題。


 http://xonj.dnsyfk4.top| http://x1kq.dnsyfk4.top| http://rcg6850.dnsyfk4.top| http://rvoyx.dnsyfk4.top| http://ixapj5.dnsyfk4.top|